• 光明网招聘6名新闻编辑 2019-03-17
  • 入梅,湖北防汛如何应对 2019-03-17
  • 二哈冲进轻轨“调戏”乘客 工作人员急追 2019-03-16
  • 谁击落了MH17?各方互相指责 2019-03-15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3-15
  • 工人农民为主要组成部分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决定全国的一切,是什么时代? 2019-03-13
  • 习近平: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2019-03-10
  • 解读《陕西省军事设施保护条例(草案送审稿)》 2019-03-10
  • 香港航空得罪赌王儿子 社交媒体究竟该在舆情管理中扮演什么角色? 2019-02-28
  • 燕赵晚报:“共享车位”是停车资源的“公约数” 2019-02-28
  • 取消加分,让奥赛回归学科特长本质 2019-02-23
  • 还有十八掌、自然想钱系列马甲…… 2019-02-23
  • “中国式创新”刷新汉语词库 2018-11-27
  • 以“党建”推动脱贫攻坚前进 2018-11-27
  • 广灵县筹建经济技术开发区 2018-11-26
  • 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www.s9i5.com域名访问    

    全球高武 515 第515章 为人类贺!

      黑夜,很快过去。

      天亮了。

      此刻,已经是4月30号,众人进入地窟的第五天。

      五天下来,战斗无数次,哪怕南云月和张卫雨这两位顶级强者,也是疲惫不堪,伤势颇重。

      ??丛斗?,蔷薇城后方的那座城池。

      那里,现在还聚集着10位九品。

      至于七八品武者,还没九品多,七八人而已。

      南云月稍微恢复了一些伤势,眼神坚定道:“诸位,事到如今,哪怕……陨落一两人,也必须要再击杀几位九品,这才能达到目的!”

      地窟还有10城,此刻不算禁地,活着的九品13位。

      起码再杀了3位,包括蔷薇花才行。

      这样一来,为了守住那些巨矿,以后,天南地窟应该看不到九品行动了。

      虽然还是没能彻底平定天南,可起码可以在没有九品坐镇的情况下,守住天南地窟。

      说罢,南云月忽然看向吴奎山,眼神挣扎片刻,开口道:“吴校长,你和白校长联手,拦下一位九品,如何?”

      白校长,那是京武的校长,也是八品巅峰的强者。

      可这两人,现在都是伤势极重。

      面对状态还算完好的九品,两人也许会在这次阻敌中陨落,而且概率很大。

      吴奎山微微点了点头,旁边,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也点了点头。

      事到如今,也只能拼一次了。

      他们杀不了九品,九品的却是可以,所以他们缠住一位九品,空出一位九品强者,可以去围杀其他的地窟九品。

      一旁,吕凤柔眼睛通红,挣扎片刻,有些不甘道:“他已经杀了三位八品,阻击了九品数次,你们还要他去送死……”

      这就是送死!

      吴奎山战到现在,不灭物质都消耗一空了。

      再和九品对战,必死无疑!

      吴奎山轻喝道:“住口!”

      接着看向南云月笑道:“放心,我和白老会竭尽全力的,不会让对方脱离我们的战场?!?br />
      京武老校长也轻声道:“能多杀几位九品,值了?!?br />
      死几位七八品,半平了天南地窟,的确很值得。

      何况,他和吴奎山不灭物质都损耗殆尽,九品路恐怕已经断了。

      不止他,在场的八品强者,很多人都是如此。

      八品强者,强是很强,弱也很弱。

      不灭物质,是他们强大的根本。

      金身的强大,和不灭物质关系重大。

      伤势迅速恢复,保持持久的战斗力,也和不灭物质有关,一次次的重伤垂死之后,依旧保持强大战力,都和不灭物质有关。

      可弱点,也很明显。

      不灭物质耗空,根基都伤到了,那前面的路,几乎就断了。

      两位名校的校长,都抱着必死的决心,准备拖住一位九品,这让在场众人也是心里不是滋味。

      战斗到现在,七品武者几乎都无力再战了。

      九品武者,有他们的任务。

      唯有八品武者,几人联手,才能拖住九品,吴奎山和白校长是目前剩下八品中的最强者,也只能依靠他们。一旁,陈耀庭轻轻吸了口气,笑道:“算我一个吧,三个人缠住对方,应该问题不大?!?br />
      “老陈……”

      陈耀庭此刻伤势也是极重,却是依旧笑道:“怎么,二位看不起我陈某?”

      另一边,受伤更重的王部长忽然吐了口吐沫,咬牙道:“咱们武大三位校长都去了,我这当领导的,那就带你们一起……”

      “你就算了吧?!蔽饪胶眯Φ溃骸澳闳チ?,别给我们添乱就是好事?!?br />
      王部长是真的惨,实力本就不如吴奎山和白校长,之前就伤势极重,现在就吊着口气了,未必比李默他们好到哪去。

      李默两人成了骷髅,那是因为在界域之地,无法恢复导致的。

      实际上,受伤还未必有现在这几位重,后期死寂,也是精神力陷入了半寂灭状态导致的。

      几位八品商量着,那些九品强者也在低声商议,这次要灭杀哪几位强者。

      最好是一城杀一人,这样一来,剩下的一位九品就会回去守城不出了。

      之前,大家执行的也一直是这样的策略。

      至于灭杀一城两九品,真要灭杀了两位九品,也许禁区还会出九品来捡便宜。

      可只灭杀一人,禁区来的九品想捡便宜,也要看剩下的那位九品答应不答应了。

      王城巨矿,可不是谁都能拥有的,这些守护的妖植妖兽,包括这些城主,实际上都是通过争取,以及各种算计,包括后台的撑腰,才成了城主。

      甚至还包括和守护一族达成共识,这也是极为重要的一点。

      ……

      天南城那边,已经准备死战。

      禁忌海边缘。

      方平几人也是疯狂逃窜,逃脱了一头七品妖兽的追杀。

      等逃离了危险,秦凤青一脸悲伤,他真的开始吊车尾了。

      以前,速度还不慢,不比铁头慢。

      如今,铁头进了六品,全力爆发之下,他根本追不上。

      面对追杀,那也是铁头拖着他,这让秦凤青很是受伤。

      唯一的一点优势,也彻底消失了。

      更别说和方平比了,方平这家伙,手段太多,速度早就比他快的多。

      等快到天南城方向了,方平忽然停下了脚步,沉吟道:“你们说……这次是悄悄的回去,还是大张旗鼓地回去夸功?”

      “闷声发大财!”

      秦凤青想都不想,给出了这样的答案,这次收获很大,包括他和李寒松也是,之前灭城的时候,收获都在方平那呢。

      王金洋则是轻声道:“闹的动静大点吧,这时候不能低调,越是低调……镇星城的事越是麻烦?!?br />
      大张旗鼓的,那才显得有底气。

      闷不吭声的,反而容易出问题。

      方平点点头,想了想道:“关键是战利品,你们说,要都拿出来吗?”

      “保留一部分吧?!?br />
      王金洋想了想道:“生命精华保留一部分,不过蔷薇城主的尸体可以拿出去,毕竟九品的尸体,其实对我们用处不大,不过对八品强者,具有不小的参考价值,也许可以研究一番,为跨入九品做准备。

      尤其是这种完整的尸体,对八品强者借鉴作用很大?!?br />
      一具完整的九品强者尸体,血肉俱在,唯有精神力寂灭,这样的尸体,对八品的参考作用真的很大很大。

      方平想了想,点头道:“的确,我现在用不上。以前听说万山寺有九品强者的心核,那时候我还觉得很了不起,现在看来,也就一般。

      那这样吧,这次强者的尸骨我都拿出去,包括两头七品妖兽妖植的尸体也带上。

      能源石和其他东西,都带着,这些高品强者看不上。

      倒是生命精华……你说拿出多少合适?”

      “拿个三五十斤出来就行……”

      王金洋随口说了一句,一旁,秦凤青愣了一下,开口道:“多少?”

      “三五十斤……”

      秦凤青看了老王一会,半晌,嘴角抽动道:“老王,你逗我?”

      三五十斤?

      你家生命精华按斤来算了?

      他还真不知道方平弄到了生命精华,现在老王也开始学会吹牛了?

      方平则是不管他,想了想道:“这次大战,恐怕不少宗师受了伤,其他人不说,魔武的几位宗师,我得出点血才行。

      以后,我也有用得到的时候,的确得拿出一些出来,免得后期好端端的冒出来了,引人侧目。

      那就拿一瓶吧?!?br />
      三大瓶的生命精华,一瓶都在50斤左右,其中一瓶方平用了一点。

      想到这,方平取出了一个硕大的瓶子,这是用掉了一些的那瓶。

      三分之一都不到!

      哪怕这次回去给大家分点,他自己还保留了一大半。

      见到方平拿出这样的大瓶子,秦凤青咽了咽口水,接着干咳一声道:“这么大的瓶子,你之前又没带东西进来……”

      “蠢,咱们不是灭了一座小城吗?”

      方平一脸鄙夷,地窟也是有能源晶打造的这些器皿的,完全没疑问嘛。

      秦凤青其实不是为了这个,干咳一声道:“我的意思是,可以分成好多个小瓶装,我这有不少,我替你装一点……”

      这么大的瓶子,多少生命精华??!

      方平这家伙,拿出来的肯定不是全部,这是真的发财发到没边了??!

      想想他……秦凤青继续修剪头发,面带悲戚之色,我就吃了把土!

      方平不管他,接着,又把蔷薇城主、铁木、杨道宏这些人的尸体全都取了出来,包括之前收敛的一些人类遗骸。

      另外,又取出了七品妖兽和嗜血树妖的尸体,这下子,秦凤青和李寒松真的要滴口水了!

      这家伙收获也太大了!

      然后,便是几十斤高品能源石,以及大量的中低品能源石,还有一些兵器、能量果之类的物件。

      除了生命精华方平保留了大半,其他的东西,他都没怎么扣留。

      接着,方平又取出了大量的兽皮袋,每个人都装了三五袋。

      装到最后,方平感慨道:“储物戒不好公开,等哪天政府研发出了储物戒,或者有其他人使用储物戒,倒也没这么麻烦了?!?br />
      如今,储物戒还是传说中的神器。

      绝巅有没有,目前都难说。

      方平真要不遮掩,那就麻烦了。

      一旦被强者看上了,或者绝巅上门讨要,他到哪弄储物戒给人家去。

      装好了东西,方平看了众人一眼,笑道:“走!咱们这次回去,保准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

      天南城。

      众人也商量好了策略,定好了对手。

      吕凤柔看着吴奎山,眼睛发红,几度想要开口,却是不知该如何去说。

      因为女儿的事,她恨了吴奎山很多年。

      然而,当吴奎山在魔都地窟暴露了神兵,甚至传出了曾经以八品的实力,闯过天门城,昔日的恨意,早已消散。

      他不是不在乎女儿的死,他只是没去说,默默去做罢了。

      好不容易快要冰释前嫌了,可如今,吴奎山带着重伤之体,去迎战九品,还能活着回来吗?

      父亲失踪了,女儿死了,连丈夫都准备去赴死了。

      为何会是这样?

      吕凤柔想哭,却是哭不出来,也不想当着众人的面去哭。

      她这辈子自从女儿死后,就再也不会哭了。

      吴奎山看了一眼妻子,轻笑道:“我这一辈子,前半生活的潇洒,后半生活的憋屈!临老了,也该风光一次!”

      女儿没死之前,他吴奎山活的潇洒至极。

      早早进入七品境,成为人人仰慕的宗师强者,妻子也是强者,还有个宗师岳父,家庭美满,人人羡慕。

      那时候,魔武就三位宗师,黄景还没成宗师。

      老校长一直属意他,早早就说过,魔武由他来接班。

      成为两大名校之一的校长,地位也是崇高至极,那些年,吴奎山是真的觉得自己活的滋润,哪怕地窟的威胁还在,他也没太大的压力。

      然而,这一切,在那一次地窟之行后都变了。

      后面这10年,他活的并不快乐。

      如今,一战杀三大八品,抵挡九品,也许也是他这一生最风光的时候了。

      唯一有些遗憾的便是,没能帮女儿报仇,丢下了妻子一人。

      “好好活着!”

      吴奎山轻轻抱了抱吕凤柔,轻声道:“活下去,别让我担心?!?br />
      “奎山……”

      吕凤柔双眼血红,许久才道:“对不起!”

      “夫妻之间,还用说这些?”吴奎山笑了笑,正准备亲吻她的额头……

      这时候,一旁的南云月忽然挑眉道:“先等等!”

      正准备出发的众人脚步一滞,吴奎山没能吻下去,侧头看了一眼南云月,老子正和老婆生死离别呢,你别打断气氛好不好?

      南云月第一个发现问题,张卫雨很快也看向南方的禁忌海,有些奇怪道:“他们……怎么从那边回来了?”

      这几个家伙,怎么从西边禁忌海区域回来了?

      刚说完,张卫雨忽然甩了甩脑袋,九品的强者,都开始甩脑袋了。

      南云月也是揉了揉太阳穴,不太确定道:“那……那是……九品?”

      蔷薇王的尸体被带了出来,完整体的九品,哪怕死了,也是有一些特征存在的。

      更别说,蔷薇王因为生命精华的缘故,到现在体内还封存着大量的能量。

      哪怕被方平破开了一个口子,后面很快也痊愈了。

      这样的九品尸身,距离又这么近,感觉跟活人差距都不大。

      南云月说这话的时候,张卫雨有些紧张道:“这……活着还是……还是死了?”

      活着的九品被几个中品俘虏了?

      开玩笑呢!

      死了……那就更让人发懵了。

      这几个家伙,从哪弄来的九品尸身?

      “应该……死了吧?”

      南云月不太确定。

      没死,这能量波动不太像人类武者,难不成这九品疯了,要不然往他们这边跑?

      关键是,这能量波动有点熟悉。

      下一刻,两人对视一眼,蔷薇城主!

      这两位九品率先发现了不对劲,很快,其他的九品也发现了不对劲。

      再接着,吴奎山这些人也感受到了问题所在。

      吴奎山有些茫然道:“方平他们……这是……这是怎么了?”

      没多久,所有人都看到了远方的方平众人!

      而隔着老远,方平就大吼道:“魔武方平,携武大学生,斩九品4人,高品无数,灭王城一座,为人类贺!”

      众人:“……”

      此时此刻,所有人唯有一个想法,他么的,你不吹会死吗?

      还有近百的宗师在这,九品的都一大把,你他么一个六品,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吹牛,就不怕被打死?

      不过,等看到他们扛着的东西。

      一些宗师,张大了嘴巴!

      那是谁?

      蔷薇城主!

      还有,两头七品妖族的尸体?

      另外,背着那么多大包小包的,这几个小子,这是抢了多少东西?

      抢了不是问题,问题是居然还被他们带回来了!

      要知道,在地窟,把东西带回来才是最大的难点!

      他们还在震撼,方平几人已经狂奔过来了。

      隔着老远,方平将举着的蔷薇王尸体往远处一丢……轰隆一声!

      沉重的尸体,如同活人一般,盘坐在众人面前。

      几位七品宗师,下意识地倒退几步,接着就面红耳赤,玛德,丢人了!

      居然被吓到了!

      这还不算完,丢完了蔷薇王尸体,方平又丢下了铁木的骸骨,众人瞳孔剧缩,又一个九品!

      再接着,方平丢下了两具八品的骸骨,几位七品的尸体,包括被他斩杀的那位。

      最后,不等众人询问,方平从背后取出了杨道宏的尸骨,叹道:“杨道宏大宗师,陨落于界域之地,学生无能,没能救下杨大宗师,只救回了两位八品宗师,也是受伤极重……”

      “界域之地!”

      “杨大宗师陨落了!”

      “……”

      这下子,连南云月几人都惊呆了。

      他们惊讶的不是杨道宏陨落,其实镇星城的人在进入地窟之前,就做好了陨落的准备。

      这一点,大家都有这准备。

      南云月更震撼的是,这几个小王八蛋说自己去了哪?

      界域之地!

      横穿了大半个地窟,几个中品武者,去了连绝巅都会陨落的界域之地!

      关键的关键,几人活着回来了!

      带回了两位地窟九品的尸体,带回了杨道宏的遗骸,还带回了无数战利品!

      这几个家伙,没开玩笑?

      还是说,他们眼花了?

      这一刻,没人出声,都不知道问什么了。

      一侧,王部长喃喃道:“生命精华还真要落在……”

      他话都没说完,南云月和张卫雨那些九品,忽然将视线落在了方平背负的那个大瓶上!

      南云月这一刻,眼神如同利剑,眼冒精光,那是真的发出了金光,可不是开玩笑。

      不过很快,南云月收敛了目光,看向杨道宏的尸身,眼神略显复杂,轻叹道:“杨家……还是失败了吗?”

      杨道宏陨落了!

      那代表绝巅强者的遗骸没能取回来,比起杨道宏陨落,这事更严重。

      一旦被禁区强者……

      想到这,南云月忽然看向铁木的尸体。

      禁区强者,还活着吗?

      这一刻,南云月都有些压制不住的冲动,太多太多的疑惑,让她这位九品顶级强者都想抓住方平开始问话了。

      至于杨道宏,在地窟,战死是常态,至于如何安置,等战争结束,自然有安排。

      不止南云月,这时候,近百宗师都盯着面前几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城如何被炸的?

      这些九品尸身怎么来的?

      你他么倒是快说??!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全球高武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



















  • 光明网招聘6名新闻编辑 2019-03-17
  • 入梅,湖北防汛如何应对 2019-03-17
  • 二哈冲进轻轨“调戏”乘客 工作人员急追 2019-03-16
  • 谁击落了MH17?各方互相指责 2019-03-15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3-15
  • 工人农民为主要组成部分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决定全国的一切,是什么时代? 2019-03-13
  • 习近平: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2019-03-10
  • 解读《陕西省军事设施保护条例(草案送审稿)》 2019-03-10
  • 香港航空得罪赌王儿子 社交媒体究竟该在舆情管理中扮演什么角色? 2019-02-28
  • 燕赵晚报:“共享车位”是停车资源的“公约数” 2019-02-28
  • 取消加分,让奥赛回归学科特长本质 2019-02-23
  • 还有十八掌、自然想钱系列马甲…… 2019-02-23
  • “中国式创新”刷新汉语词库 2018-11-27
  • 以“党建”推动脱贫攻坚前进 2018-11-27
  • 广灵县筹建经济技术开发区 2018-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