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解:过去五年习近平在两会上的连珠妙“喻” 2019-05-21
  • 计划不是产生在交换基础上的计划。 2019-05-19
  • 熊出没!云南景东县首次利用红外相机拍到黑熊活动轨迹 2019-05-17
  • 家国情怀·天人和谐·文化自信——从端午文化看民族精神传承 2019-05-17
  • 北京市北京奥吉通国门4S店【在线咨询】 2019-05-15
  • 今年金头盔歼10全输歼11,为什么?凤凰军机处 2019-05-14
  • 香港举行龙舟竞渡大赛庆祝端午节 2019-05-14
  • 百商诚信商海创新—天山网 2019-05-07
  • 通过医疗,住房,都是乘人之危,太缺德,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 2019-05-07
  • 美国佷聪明,他总是在他的贸易伙伴将要出现经济问题的时候,找个由头溜了。 2019-05-06
  • 北京商办市场呈现持有新逻辑 龙湖四盘联动推新产品规划 2019-05-03
  • 福建10岁男孩偷吃零食 被两名教师悬吊虐待致死 2019-05-02
  • 2018“我们的中国梦”文化进万家活动在兰考启动 2019-05-02
  • 第526期:北方春饼PK南方春卷,你更喜欢吃哪一种? 2019-04-30
  • 奢侈品市场增长迅速 中国年轻消费者功不可没 2019-04-30
  • 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www.s9i5.com域名访问    

    四重分裂 350 第三百五十章:不安的威特姆

      游戏时间pm18:57

      沙文帝国,康达亲王领,皇棘堡

      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正心神不宁地在房间中度步着,眼中满是阴郁,他是这片领地实质上的统治者,康达亲王嫡长子——威特姆?伯何,亦是沙文帝国皇帝的亲侄子。

      与有着‘废柴亲王’这一称号的父亲不同,威特姆从小就展现出了非凡的才智,不但在剑术方面极具造诣,年纪轻轻便取得了大剑师的职业阶位,在内政管理与权力制衡方面更是举重若轻,有着令人折服的手腕,在名义上的领主常年无所事事,除了偷懒摸鱼就是跑到王都花天酒地的情况下,威特姆早已成为了康达领实质上的中流砥柱,年仅三十岁的他在两年前便已经彻底从其父手中接管了权利,肩负着无数人的期望励精图治地治理着以皇棘堡为中心的康达领。

      小威特姆是一个智慧、正直而仁慈的统治者,他严于律己、忠于帝国、热爱子民,完全具备与其身份相符的优秀品格。

      这句话一直在康达领乃至整个沙文帝国的范围内流传,而议论者偶尔还会在后面小声加上一句‘简直不像是那位废柴亲王亲生的’,然后窃笑两声,与同伴交换几个猥琐的眼神。

      这件事甚至已经算不上什么秘密了,毕竟无论是什么都不想做,就算去做也是干啥啥不行的康达亲王也好,还是年纪轻轻便已颇具统治者气质的威特姆公爵也好,他们的表现与成绩就摆在那里,而群众的眼睛又都是‘雪亮’的,上述论调早就在不知多少年前就已经流传开了。

      其帝国的其它臣民在态度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非要特意去找一下区别的话,那就是大家都觉得自家那位亲王大人没有死死地攥着权利这件事实在太让人庆幸了,至少康达殿下还有点自知之明,早早地就将领地的统治权让给了威特姆大公,而不是难看地被赶下台……

      对于这种众所周知的舆论风向,表面上看似纵容的威特姆公爵在心底却是嗤之以鼻,这位帝国未来的中流砥柱只觉得那些自以为慧眼如炬的民众们都是智障,与父亲曾经告诉他的一模一样,只能看到别人希望让他们看到的东西,只会愚钝地复述被刻意引导出来的‘真相’,懒得将半点智慧放在看似与自己毫不相关的领域上,简直就是单纯的可爱。

      但是威特姆偶尔也会觉得并非是人们愚钝,而是父亲大人实在是隐藏的太好了,别说是那些几乎没有机会和他相处的普通人,就连这个国家的绝大多数贵族都难以看破,除了早已过世的母亲大人、身为嫡子的自己、为这个国家操碎了心的威廉伯父、法神大人、元帅大人以及康达领高层中那些与父亲极为熟络的少部分核心人员之外,就算是那些成天与父亲混在一起的纨绔贵族都未曾发现,他们眼中那位废柴亲王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物……

      毫不夸张的说,威特姆能取得现在这番成就,无论是从能力上还是名望上,他的父亲康达亲王至少要占绝大多数功劳。

      只用了不到二十年的时间,他就把一个仅仅只有战斗天赋的普通人才,教育成了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精英,鲜少有人知道,从少年时期便被当做人中龙凤的威特姆在那些各个领域都颇有建树的导师面前从来没有专心听过讲,在他眼里,那些人就算滔滔不绝地在那里讲上一天一夜,都不及父亲在书房中那举重若轻、直切问题核心的短短几句教导,无论是看待事物的角度还是观察问题的层面,无论是驾驭属下的手段还是与人相处的哲学,自己那位被无数人所看不起的父亲都要比某些镀了不知道多少层金的‘专业人士’强太多了,可笑的是那些人还都以为自己是他们教导出来的……

      每每想到这里,威特姆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要笑出声来。

      至于为老爹打抱不平什么的,这位整个沙文帝国最年轻的公爵倒是从来没这么想过,因为威特姆很清楚父亲把他自己变成一个‘废柴’的原因,同时也对此表示万分理解,毕竟,威廉?伯何陛下是一个好皇帝,更准确地说,是一个千年难得一见的好皇帝,一个真正能够让沙文帝国崛起的皇帝。

      但却很少有人能够看清楚这一点,绝大多数贵族都觉得‘商人王’威廉作为一个帝王来说并不合格,他们忘记了几十年前国库连年赤字的窘境,他们对这个国家每天日新月异的改变视而不见,他们知道国家变得强盛了,却搞不清楚国家到底为什么变得强盛了,他们以为威廉只是热忱于做生意,却从未意识到被格里芬王朝挤压在西南大陆最南边的沙文现阶段只能做生意,他们‘敏锐’地看到了帝国在某方面超过了那位腐朽而臃肿的‘邻居’,于是便妄想着从对方身上切下块肉来,扩充国土、成就霸业,却完全没有考虑到后者比己方多出七倍的常规军团、多出十几倍的上位强者,最后竟然还将威廉那无可挑剔的治国方针理解为一个错生在皇家的商人骨子里对金币与虚假繁荣的热情,殊不知他们自己才是真正被那虚假繁荣迷乱了眼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有着跟威廉相同血脉的康达又岂能显露出半分锋芒,别说锋芒了,在辉夜教派进驻前那段最难熬的日子里,如果不是当时‘废柴亲王’的名号已经传遍全国,恐怕那些神经紧绷到极致的帝国高层直接就跑到康达身边举起大旗准备造反了,要是事情真的演变成那种情况,就算康达自己没有半点反意后果也绝对不堪设想。

      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个原本就无比崇敬父亲的威特姆在听后者分析完这件事后才彻底心悦诚服,再也没有提过‘一定让那些家伙知道父亲的厉害’这种话。

      就算父亲在母亲过世后便很少回到领地,整日在帝都败坏名声,威特姆也从没有说过半句怨言,他知道自己那个喜欢操心的老爹有多爱母亲、多支持伯父,也知道自己能做的唯有治理好康达领,将自己这一生奉献给帝国才能对得起父亲的牺牲与伯父的努力,但是……

      咚咚咚

      敲门声打断了威特姆的思绪,他轻声呼了口气,尽可能让自己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然后才微微点头道:“进来吧,库勒叔叔?!?br />
      “少领主?!?br />
      一个身穿黑色长衫,背负两把长剑的人类男子缓步走了进来,对威特姆行了一礼:“您找我?”

      库勒有着一双深蓝色的眸子和浓重的黑眼圈,身材十分消瘦,长相很不起眼,只能勉强看出来这人大概四十岁左右,穿着方面也十分朴素,反正就是怎么看怎么普通,如果去掉背后那两把长剑绝对是扔大街上立刻就找不到的那种,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的话,能被允许佩带武器觐见领主,光是这一条就足够不简单了,如果还有什么能更加凸显出他并非寻常路人a的地方,那就是……威特姆叫他叔叔,嗯,就这么简单。

      “这里又没有其他人,您直接叫我名字就好?!?br />
      威特姆对自己这位兼任领地情报负责人的剑术导师笑了笑,并在下一句话还没问出口时提前从对方眼中读出了答案,顿时有些不安地咬着下唇问道:“父亲依然没有传消息回来么……”

      “是的,少领主?!?br />
      库勒并有像前者希望的那样直呼对方名讳,只是微微摇头道:“虽然距离每个月固定的联络时间已经过了一周,但亲王殿下依然没有寄信回来,法师公会那边的紧急信函也没有?!?br />
      威特姆点了点头,然后颇为焦虑地在房间中来回走了几步,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下脚步,有些犹豫地问道:“那么,库勒叔叔,您觉得我们要不要派人去特洛恩打探一下情……”

      “恕我直言,少领主?!?br />
      库勒有些强硬地打断了威特姆的话,沉声道:“无论是我们这些做事的人也好,还是远在帝都的亲王殿下也好,大家都觉得您已经具备了独当一面的能力,没错,不是在人民眼中的‘形象’,而是真正的独当一面,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不要太依赖亲王殿下?!?br />
      “你误会了,库勒叔叔?!?br />
      威特姆苦笑了一声,耸肩道:“我并不是因为父亲没有像往常那样通过信件指导我如何当一个合格的领导者而焦虑,也没有在上一封信中向父亲询问某些让我拿不定主意的问题,只是……单纯地有些不安而已……”

      库勒微微蹙起了眉毛,低声重复道:“不安?”

      “没错,非常不安?!?br />
      威特姆深深地叹了口气,看向窗外那已经悄然降临的夜色,沉声道:“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令人难以想象的事,先是班瑟城的那件事,一夜之间数万人被屠戮一空,原本丰饶富庶的城市直接化为诅咒之地,紧接着就是法神阁下陨落,之后又是我们领地边境的某个小镇莫名遭到毁灭,全镇近千人无一活口,现在更是失去了父亲的消息,要知道他这些年无论人在哪里,定期与家里的联络却是从未中断过,不,别说中断了,就连迟都没有迟过一次,但是现在却……”

      “等等,您的意思是……”

      库勒的眸子逐渐锐利了起来,低头沉吟道:“亲王殿下这次没有及时联络的原因与之前那一系列令人硬撼的事件有关?”

      威特姆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并没有这么说,但却实在没办法不在意,父亲过去教导过我不能错过任何一个细节,更要学会在巧合与偶然中寻找违和之处,所以我现在才会分外不安,抱歉,库勒叔叔,这种感觉真的很难描述,总而言之,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放下心来……”

      “没关系,我大概明白了?!笨饫杖词切α诵?,走上前在面自己这位少领主的肩膀上重重拍了两下:“你越来越像康达年轻的时候了,威特姆?!?br />
      已经是公爵的威特姆讪笑了两声:“跟父亲相比,我还差得远呢……”

      “那要看哪方面了?!?br />
      库勒不置可否地说了一句,收回了搭在威特姆肩膀上的右手:“所以你就是因为这份不安才让我派人去王都确认一下亲王殿下的情况?”

      “没错?!?br />
      后者点了点头,沉声道:“虽然是刚刚才想到的,但我正是要这么做?!?br />
      “尽管我觉得王都是整个帝国最安全的地方,也不认为从未被人重视过的亲王殿下会出什么事……”

      库勒深深地看了一眼威特姆,紧接着却忽然笑了起来:“但早已宣誓效忠的我当然不会违背少领主的命令,也更不可能去阻止一个儿子去担心自己的父亲,所以我会派人去安排这件事的,您尽管放心?!?br />
      “多谢了,库勒叔叔?!?br />
      威特姆顿时松了一口气,感激地看着面前这位不苟言笑的,从小就给自己当护卫、当保姆、当导师的长辈,做了个与自己当前身份极为不符的鬼脸:“您总是纵容我的任性?!?br />
      后者莞尔一笑,摇头道:“那是你小的时候,事实上,自从你彻底接任领主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决定不再惯着你了,不过……”

      威特姆有些茫然:“不过?”

      “不过如果你的预感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正确?!?br />
      库勒轻轻攥了攥拳头,沉声道:“那这件事就有着绝对的必要性?!?br />
      “那就拜托您了?!?br />
      “您放心,我会尽快……”

      “少领主!少领主!”

      一声仓惶的呼喊打断了库勒,紧接着就是呯呯呯地砸门声:“少领主您快出来吧,少领主??!”

      “谁?”

      库勒皱着眉从里面打开门,对面前面色惨白地侍卫沉问道:“到底出什么……”

      “库……库勒大人!不好了,李斯特管家回来了,他浑身是伤……而且还……还……”

      “李斯特爷爷?”

      屋内的威特姆一个箭步冲到了门口,把那个半瘫在地上的护卫拎了起来,大声喝问道:“李斯特爷爷不是应该跟在父亲身边吗?他怎么了?为什么会受伤!而且还怎么样?快说明白!”

      “而且还……带……带回了亲王大人的……尸体……”

      第三百五十章:终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四重分裂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



















  • 图解:过去五年习近平在两会上的连珠妙“喻” 2019-05-21
  • 计划不是产生在交换基础上的计划。 2019-05-19
  • 熊出没!云南景东县首次利用红外相机拍到黑熊活动轨迹 2019-05-17
  • 家国情怀·天人和谐·文化自信——从端午文化看民族精神传承 2019-05-17
  • 北京市北京奥吉通国门4S店【在线咨询】 2019-05-15
  • 今年金头盔歼10全输歼11,为什么?凤凰军机处 2019-05-14
  • 香港举行龙舟竞渡大赛庆祝端午节 2019-05-14
  • 百商诚信商海创新—天山网 2019-05-07
  • 通过医疗,住房,都是乘人之危,太缺德,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 2019-05-07
  • 美国佷聪明,他总是在他的贸易伙伴将要出现经济问题的时候,找个由头溜了。 2019-05-06
  • 北京商办市场呈现持有新逻辑 龙湖四盘联动推新产品规划 2019-05-03
  • 福建10岁男孩偷吃零食 被两名教师悬吊虐待致死 2019-05-02
  • 2018“我们的中国梦”文化进万家活动在兰考启动 2019-05-02
  • 第526期:北方春饼PK南方春卷,你更喜欢吃哪一种? 2019-04-30
  • 奢侈品市场增长迅速 中国年轻消费者功不可没 2019-04-30